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现场报码 >
历史记忆:让百万农奴站起来的宏大壮举 民主
发布时间:2021-04-27

  原标题:历史记忆:让百万农奴站起来的巨大豪举

  ——写在第九个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之际

  张 云

  1959年3月28日是西藏地方历史上一个存在划时期伟大意义的日子,这一天核心政府宣布驱散西藏处所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其职权,领导西藏各族公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存在千年、业已走向腐朽破落的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度,使百万农奴翻身解放、当家作主,西藏地方社会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变革,迎来一个始终走向发展进步富裕文明的新时代。

  达赖集团农奴主权势为旧西藏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度做了良多丑化工作,最擅长的就是以当时西藏地方几乎全民信教为说辞,把旧西藏描绘成人们追求精力平和、心灵污浊的空想王国。但是,却被无数铁的事实无情打脸。1959年8月到西藏实地采访的美国著名记者和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在她当年出版的《百万农奴站起来》一书中保存下大批切实案例,说明农奴制度的黑暗和僧侣贵族的龌龊: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在借给农奴粮食种子时,用能盛25斤的小斗称,而收租时则用能盛32斤的大斗量。年轻僧人洛桑德烈控诉上层僧人:在讲经时说过大量善待生灵的教诲,却从未见过哪个上层喇嘛对困窘僧人发过慈悲,哪怕是少打穷困僧人多少鞭子也好;从未见过有上层喇嘛给挨饿的困窘僧人吃的食物,而他们看待世俗信徒同样不慈善,甚至更坏。更令人发指的是哲蚌寺一个名叫钦沛次美的喇嘛,占据一座三层楼房,领有十个佣人,据他的弟子说,35年间他强奸妇女成千盈百,即使暮年察看庄园时还恳求农奴女子陪床,甚至企图强奸其管家的妻子,当管家夫妇指控他时,反而受到极其报复,给他们实施“剥皮刑”,而后将他们流放荒无人烟的那曲地区。至于砍手、剁足、挖眼,致人残疾则是寺院农奴主处罚农奴常用的手段。号称学经场所的寺院,绝大多数入寺的农奴子弟依然是不识大字的文盲,只是会干活的工具。农奴们无从决定,因为“无主人的农奴无奈生存”,谁都逃不出三大领主的掌心。

  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覆灭封建农奴制,既是建立新中国的共产党人救贫苦大众于倒悬的使命所在,也是维护国度统一、促成民族团结的一定请求,因为在这些对个别农奴残暴无情的上层封建农奴主当中,相当一部分也是帝国主义势力豢养下的破裂主义分子。实行民主改革,破除旧西藏的人身依附制度,是合乎人类历史的发展潮流,适应全国各族人民,特别是西藏地方尚处在民不聊生之中的百万农奴意志的伟大革命。此外,废止农奴制仍是《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对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即“十七条协议”)中划定了的内容。

  1951年5月23日“十七条协议”签订后,中央政府实行规定,投入巨大人力和财力建造青藏、川藏公路,在拉萨和日喀则营造发电厂、医院、学校、实验农场,给农夫无息良种贷款,赠给农民大批改进农具。然而保持着“现行政治制度”的噶厦政府和上层贵族,不仅拒不履行协议,阻挡将藏军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还煽动民族仇恨感情,造谣称“汉人病院毒逝众人,汉人学校蛊惑人的灵魂”,政府赠送给农夫的改良农具会使“土壤中铁毒”等等,还扣留建筑试验农场的土地,直到和亡命西藏的四川康区叛军誓不两破,公开发动武装叛乱,盘算保持封建农奴制永远不变。甚至还幻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暴发,在美国的支持下搞“西藏独破”。但是,他们打着为“民族”、为“宗教”的幌子,干的却是压迫农奴、覆灭民族福气、践踏宗教宗旨的坏事,叛乱活动只是上层农奴主和僧侣贵族策动,其少数追随者铁心塌地响应罢了,不可能得到广大农奴的推戴。叛乱者诚然残酷无情、嚣张自大,但是他们色厉内荏、色厉内荏,因为他们不得民心,叛乱活动终将不堪一击、迅速灭亡。

  正义事业和人心向背是西藏平叛和民主改革顺利发展,取得伟大胜利的基础因素,而中央政府的方针正确、决定英明则是各项事业获得成功的重要保障。中央政府严格实行十七条协定,在农奴主势力仍然反对进行民主改革的时候,内调大量人员,推迟改革时间。农奴主动员叛乱之后十日,他们在拉萨街头为非作歹,为所欲为,然而解放军依然坚持着极大的克制和忍耐,既不渴望扩大纷争,也想让全体民众充分认清究竟谁是违背协议、蹂躏公正的坏人。从1951年到1959年的8年中,中央政府在西藏逐渐发展各项发展事业,为各族国民做好事实事的同时,也一直做进步上层的工作,还从投奔解放军的农奴中培养起上万名藏族干部,为即将开真个民主改革做好必要的组织和干部准备。

  民主改革分步走、有差异的对待有效化解了各种阻力。通过实地考核和反复探讨,中央决策民主改革分两步进行:第一步是开展“三反”即反对叛乱、反对乌拉差役、反对人身依靠和减租减息。在城市,对参加叛乱领主的土地履行“谁种谁收”的政策;对于未叛乱领主的土地,实行“二八减租”即领主得二成,佃户得八成。同时,解放家奴,废除人身依附。在牧区,对于参加叛乱牧主的牲畜,由原放牧的牧民放牧,收入归放牧的牧民所有;对未参加叛乱牧主的牲畜,仍归牧主所有,但减少牧主的剥削,增加牧民收入。第二步对参加叛乱领主的生产资料实施没收,调配给清苦农、牧民;对于未参加叛乱的领主,采取赎买的政策,国家出钱赎买他们的生产资料,无偿分配给贫苦农、牧民,农、牧主也分得一份出产资料。“甚至连那些随叛乱分子逃到印度的人,只有不是叛乱的首领,也为他们保留了一份土地,等待他们回来耕种。”从而大大减少了阻力,保障了改革的顺利进行。

  民主改造还是一次思维大解放运动,上层贵族逐渐意识到农奴制的反动败落,在党中心履行的赎买政策感召下,留下本人喜好和必备的物质资料之后,主动加入改革,将多余土地跟生产生活材料调配给农奴,爱国上层阿沛·阿旺晋美、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等发挥了很好的示范和引领作用。上层人士还改变千百年来做体力劳动卑下的观点,身体力行参加群体劳动,给拉萨大扫除,修筑灌溉渠,从事其余公益劳动。而清苦的农奴跟下层僧人也逐步转变了自己的苦难是由于前世罪孽造成的意识,认清了农奴制才是所有苦难的根源,树立起改变旧轨制才华得幸福的信念。

  取得解放的农奴告诉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过去,人们不敢洗脸,因为管家会把这当作夸奖。当初人们一天洗好几次脸,甚至还洗头,洗脏衬衫了。”从前人们不敢大声唱歌,因为头人会斥责:“歌声会导致天降冰雹”,当初则可能在田间地头毫无顾虑地大声歌唱。百万农奴在民主改革后才懂得到什么叫幸福,什么叫尊严。斯特朗在她书的最后部分写道:“西藏人民终于感想到了自由!从机场(当雄)到拉萨的路上,从那些衣衫褴褛牧民的身上,咱们觉得到了这块土地上的快乐在觉醒……”

  民主改革已经从前了59年,西藏地方社会以及各族人民的精神面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更,当咱们享受今天富余文化的发展成果时,不要忘记前辈们59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宏大壮举及其不朽功绩!

  (作者为中国藏学研讨中心历史所所长、研究员)

任务编辑:刘德宾 SN222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